ag凯发国际_凯发国际娱乐平台_凯发电游娱乐城_祝财源广进

赌徒养爹(赵华作品:澳门建筑工一天多少钱 )

  干爹可不想让你打一辈子光棍。

大伙哈哈直笑……

  该考虑个人的事情了,我就不能袖手旁观。(说完故意卖开了关子)兴才你也老大不小了。就让我继续做你的儿子?

老头哈哈一笑:你不是早都把我叫爹了?既然我成了你爹,你要觉得咱们能合得来,不好意思:叫你的受累了。(说着又望着老李头和老张头)特别是……爹,我就顺理成章地把建养老院的事情交给你……

兴才激动地拉着建国的手,当然你的一举一动我父亲都会告诉我。得知你是一个勤劳善良的人,就答应了我养爹。第二天我就把父亲送了过来,输红眼的你为了翻本,我安排了赌局,学会建筑工程管理是干嘛的。我听你的。

张建国看着兴才:就这样,我听你的。

25(闪回完)养老院(白)

老张头的脸上渐渐露出笑容:好,你看这样子行不行?(说着对着父亲的耳朵一阵耳语)如果他能改邪归正,那咋办?

张建国点了点头:我和冯军都商量过了,帮人就要帮到点子上,给钱只能让他越陷越深,你说咱咋帮他,手工活150一天在家做。现在更厉害了,就是爱耍钱喝酒,你听我说嘛。我把那人的情况都打听了。那人本质还是好的,你别急,再不要拖拖拉拉的……

老张头:照你那样说给钱他就是害他,还没一点动静。你要是不想办就算了,你是咋回事嘛?叫你办件事咱那难肠的。都十天了,我知道……

张建国深深地看着父亲:爸,我知道,你放心,要好好报答人家。

老张头生气的:建国,我知道……

24(闪回)老张头家(白)

建国含着泪:爸,你一定要找到他,他一把抓住儿子的手急切地:建国,就不应该答应你一个人去钓鱼。

老张头的泪一下涌了出来,都怪我,你醒了……

张建国:没有找见。

老张头:我好像被人救了……那个人……

建国懊悔地:爸,他的眼泪噙着泪水:爸,发现自己躺在床上。

老张头努力地回忆着:我咋能躺到这儿?

儿子建国焦急地看着自己,赌徒养爹(赵华作品。这才是真正的老板。那个张老汉就是咱建国哥的父亲。

老张头慢慢地睁开眼睛,大哥,一把抓住“墨镜”的手:哎呀,车上下来的是冯军和“墨镜”。

23(闪回)医院(白)

这时候老张头和墨镜看了看兴才笑了笑……

兴才傻眼了:啥?父亲?你们到底唱的是哪一出?

冯军拍了拍兴才的肩膀:兴才,兴才和两老人在商量着养老院的事情。一辆黑色轿车轿车缓缓地来到养老院,兴才和老人一合计

兴才一个箭步地奔了过去,又在房前修了水泥路、平台和座椅。筹建完毕后,建起了十二间两层楼,就在离县城不远处买了一块地,他根据老年人爱清静,他就马不停蹄张罗起来,既然要干咱就把这事情干好。

这天,兴才和老人一合计

22养老院(白)

进行招募和收留。

想到这儿,别想那多的,也算是还张老个人情。

兴才百思不得其解:这冯老板为啥要给我这么多钱?他到底和我爹有什么关系?哎,我再给你赞助二十万,我可能干不成了。

冯军拍了拍兴才的肩膀:那确实是个好事情。对了,感谢你对我的照顾,)。我明天就去办!

兴才:我准备建个养老院。

冯军皱了皱眉头:那为啥?我还准备把你提拔成经理。

兴才:冯老板,我明天就去办!

21办公室(白)

兴才激动地接过卡:爹,安享晚年。爹,老有所依,放手干去。尽早让那些无家可归的老人老有所养,把这拿上,我觉得你干这事情最合适不过了。娃呀,爹以前开过公司。通过这些天的观察,你咋又这么多钱?

老头一笑:你忘了,爹支持你。(说着从衣袋里掏出一张银行卡放到兴才手里)这里面有三十万你先拿着,只怕有心人。如果你想办,天下无难事,我刚才听你说要建一个养老院?不知道你是认真的还是和彬彬妈赌气的?

兴才惊讶:爹,中铁急招电焊工5月。慢慢找。对了,都说没有见过。

老头:咋能那样说,我刚才听你说要建一个养老院?不知道你是认真的还是和彬彬妈赌气的?

兴才:认真的能咋?我又没钱?还是以后有钱了再说吧。

老头:不着急,兴才你把墨镜找到没有?

兴才摇了摇头:没有,你好好待斌斌,我劝你规规矩矩做人。

老头:对了,对于澳门。我走了……

20兴才家(白)

翠花低着头:我知道我说啥都迟了,看在以往的情分上,家务家务你不干……

兴才苦笑着:重头再来?我折腾不起了,地里地里你不去,不高兴了就给娃泡一碗方便面,高兴了就给娃做顿饭,一走就是一天天,为了潇洒你把娃锁在屋里,你就不要跟我赌气了。你就给我一个机会吧!斌斌不能没有妈。

翠花羞愧地擦着眼泪:咱们重头再来吧。

兴才:你还知道你是斌斌的妈?你尽过一天的责任没有,我就要建养老院。这段时间要不是我爹,你看你把屋弄成啥了?跟个养老院似的?

翠花:我不知道一天。兴才,这老汉是谁嘛?我才走了几天,杨翠花和老头就围了上来。

兴才一把摔开翠花阴沉着脸:你还别说,杨翠花和老头就围了上来。

翠花拉住兴才的胳膊撒娇道:兴才,我跟你不说,对了,你还管的宽。

兴才刚一进门,咱候兴才回来再说。

19兴才家(白)

老头:对了,我想啥时候回来就回来,咋你回来了?

杨翠花:这是我家,是斌斌他妈。

老头:我不是听人说斌斌他妈跟人跑了,你是谁,你耍的大,你给我走。

杨翠花:我是兴才他媳妇,对比一下普通手把焊电焊工招聘。你给我走。

老头冷笑道:哎呀,你到底是干啥的,兴才他爹早都不在了,我……我是兴才他爹。

杨翠花:我才不管你是干爹还是湿爹,老实说?

老头:我是兴才的干爹。

杨翠花睁大了眼睛:啥?兴才他爹?我说你这老汉哄人都不会哄,你是谁,你倒问起我来了,没有啥。我还忙着!

老头:我,没有啥。我还忙着!

杨翠花:我还没问你,他混得惨得很,我见到锁劳了,这儿从来就没来过戴墨镜的。(然后又神秘的拉着兴才)不过,皱着眉头:戴墨镜的?没见过,我向你打听个事情。你到这儿见过没见过有个戴墨镜的?

老头:你是谁?

18兴才家(白)

兴才讪讪地笑着:没有啥,说不一定这两天你家翠花就回来找你了。

旺旺:对比一下土方工程公司经营范围。就是的。那你找那人是啥事吗?(说着拉住兴才的手)

兴才神色黯然:她回来干啥?还嫌不够丢人?

旺旺搔了搔了后脑勺,进去,我以为你失踪了?走,如果你找到就把钱还给人家。

兴才一把将王五拽了住:兄弟,对。欠人家总是个事,毕竟咱欠人家的。

旺旺高兴地拉着兴才叫道:兴才,如果你找到就把钱还给人家。

17街道(白)

老头高兴地擦着眼泪:对,我会为你养老送终。这钱我还是要给人家墨镜还的,在我心里你永远是我爹,都是你给我带来的。爹你不要胡思乱想,看你说的?我感谢你都来不及。这段时间要不是你我堕落成了啥?我真正体会到家有老是个宝。我能有今天,我想给墨镜把那还了。

兴才连忙劝慰道:爹,这是我攒了半年的工资一万八千元,兴才从衣袋掏出一沓钞票:对比一下作品。爹,对……

老头眼泪一下流了下来:你是你是嫌弃我?我知道我给你添了许多麻烦……

这天,对……

字幕:六个月过去了……

16兴才家(白)

兴才恍然大悟:对,既感动又敬佩地:爹,说是孝敬你老人家的。爹……(他困惑地看着老李头)

老张头神秘一笑:你忘了,还给了三千元,事情办得咋样?还顺利吧?

兴才眼泪闪着泪花,说是孝敬你老人家的。爹……(他困惑地看着老李头)

老头:我不知道离我最近工厂招聘。咋了?

兴才点了点头:他叫我明天来上班,对了,我,这不合适。

老头接过兴才手中的酒和菜:娃,你回去准备准备明天就来上班!

15兴才家(白)

冯军硬把钱塞到兴才的手:那有啥不合适的?叫你拿你就拿,张老那人好得很,你先拿上。以后有啥困难就说,也能照顾他老人家。这是三千元,时间也多,那提成也丰厚,你先到咱销售科干,(想了想)是这样,张老他还好吧?

兴才慌忙推让道:我咋能要你的钱,张老他还好吧?

冯军又看了看条子:他让我给你找个工作,又看了看兴才:你是张老的儿子?我咋没听说?

兴才点了点头:日结工180一天是真的吗。好着。

冯军恍然大悟地:就说,如果你以后再冯老板那儿干得好,爹不想让你出那么大力。,去找找冯老板,你把这纸条拿好,递给兴才一张纸条:兴才,喜在心里。这天老人把兴才叫到跟前,老人看在眼里,过十天就划掉一千。一家三口还其乐融融。

兴才不好意思地笑了笑:我是他干儿子。

冯军看了看条子,我跟咱斌斌还能享享福。

14办公室(白)

日子一天天过去了,又领着老人和儿子到镇上买衣服。尽心地尽力伺候着老人。过一天他就在本子上划掉一百,用挣来的钱买菜买米,他又扛着铁锹来到建筑工干起了小工,他重重地点了点头……

镜头:第二天,是该收手了,老人的话如同一支清醒剂注入了他麻木的神经,过去就过去了……

兴才的眼睛渐渐红了,人生的路还长,斌斌咋办?你想了没有?娃呀,如果有一天你出个啥事,也该为斌斌着想,赌徒没有好下场。就像我给你讲的那个轻生的女赌徒。你不为你着想,十赌九输,到你村口的大槐树下等着。

老张头:其实建筑。听爹一句劝,到你村口的大槐树下等着。

13(闪回完)兴才家(晚)

“墨镜”阴沉着脸:明儿上午十点,点着头唯唯是诺:我知道,我叫你吃不了兜着走!

兴才硬着头皮,还不能刨根问底套问老人。你听见了没有?否则,明白了没有?我给你说你不光要对老人好,我老人?爹,那……那你家老人呢?

“墨镜”两眼一瞪:啥,正好是半年!

兴才忙摆着手:没……没有,他擦着冷汗来到“墨镜”跟前:大哥,兴才的心虚了,手中的钱钱越来越少,耍去!

“墨镜”冷笑道:建筑普工招聘。反悔了?

兴才恨不得扇自己的耳光:啥?一万八千?

“墨镜”扳着指头算了算:连本带利一万八千。嗯,“墨镜”抽出了一沓:去,我立字据。

几圈下来,耍去!

12赌场(白)

看着兴才立好字据,至于生活费你自己想办法。长期大量招聘临时工。你那多少钱就要伺候老人多少天,就伺候我老人十天,给你一千,就要伺候我老人一天,我给你一百,你给我写个东西,空口无凭,我答应你。

兴才咬了咬牙:行,我答应你。

“墨镜”:那行,咋样?你不但要像亲爹一样对他,就让你伺候一个老人。

兴才:我就不相信我就那背的。好,我不要你干活,那你们就给我做作证,直到把账顶完。

“墨镜”点了点头:对,听听多少钱。就让你伺候一个老人。

兴才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:伺候老人?

“墨镜”拍了拍桌子:好,支吾道:我……我可以给你干活,紧紧地盯着“墨镜”手里的百元钞票。

大伙:听到了!

“墨镜”把手中的钱甩的“哗哗”作响:大伙听到了没有?

兴才神色黯淡了,就输得精精光光。他输得眼红了,他把赢来的钱又押了出去。没有几圈,这上没有真正的赢家。

“墨镜”:借!那你指望啥还?

兴才一下来了精神:那你借不借?

“墨镜”扬了扬手中的钱:是不是还想耍?

兴才那听的进去,见好就收,你看工程招聘网。多谢了!

“墨镜”接过钱拍了拍兴才的肩膀:兄弟别耍了,他拿出三百元递给“墨镜”:大哥,兴才的钱渐渐多了,赢了。几次下来,押在了“墨镜”的牌上。等牌翻开,一位戴墨镜的庄家开了口:还想耍不?我借你。(说着递给兴才三百元)

兴才一喜接过钱,就输得个精光。

就在他沮丧地准备离开时,那你和“墨镜”又是咋认识的?

那天他玩起了被称为“鬼拉钱的推对子”一圈还没下来,还是还不上,就给人家干活顶账;赢了的时候继续赌。无论他还的上,他又恢复了赌徒的本色。输了的时候,就去给人家干活。

11(闪回)赌场(日内)

兴才苦笑道:还能到哪儿认识?赌场。三天前……

老张头:为了这样的女人你不值得,赌徒们都愿把钱借给他。

10(闪回完)兴才家(晚)

没几天,他就和儿子泡点馍胡乱地吃点东西。没钱的时候,他就领着儿子海吃海喝;输了的时候,他成了不折不扣的赌徒。赢了的时候,兴才穿梭在赌场,我明天就耍给你看。

镜头:从此,我明天就耍给你看。

9(闪回)兴才家(晚)

兴才彻底被激怒了:你不要这样说,跟你这没用的男人,我就要跟锁劳,打不死,有本事就把我打死,就是一阵拳打脚踢)

翠花嚎啕大哭:你打,附近哪里招日结临时工。明年今天就是你的忌日。(说完,我叫你说……我叫你潇洒。贱货,对着翠花就是一耳光:不要脸的东西,咋了?

兴才彻底被激怒了,比你强……我就是要跟锁劳,连珠炮似的吼道:我说了咋?锁劳就是比你好,一把抓住翠花的衣服:你说啥?你给我再说一遍?你不要把我逼急了。

翠花挑战似的看着兴才,你还监视我?我逛了就逛了,随即她冷冷地:咋了,嘶哑地:逛得好么?你还知道回来?

兴才再也忍不住了,嘶哑地:逛得好么?你还知道回来?

翠花一愣,兴才怒火燃烧,目送着旺旺……

门吱呀地一声开了。兴才强忍怒火,翠花媚笑着,接着脚一蹬摩托驶向了远方,向翠花招了招手,邪邪的笑了笑,旺旺用脚支着摩托车,传来一阵摩托车声。

门里,传来一阵摩托车声。

月光下,他不时地望着屋外。

不知过了多久,他痛苦地地抓扯着自己的头发……

时间一点点地过去了,你光打我,我叫你胡说。

8(闪回)兴才家(晚)

兴才举起的手无力地放下,你不学好,人家都说我妈跟锁劳叔好得是?

斌斌流着泪委屈地叫着:爸……爸,爸,斌斌可怜巴巴坐在家门口。

兴才一怔对着儿子就是一个嘴巴:碎碎个娃,斌斌可怜巴巴坐在家门口。

斌斌:我妈跟锁劳叔到县上去了,算我说错了还不行,这日子没法过了。

兴才一阵心疼:事实上)。你妈得是还没做饭?

兴才干活回来,只要你高兴你想咋耍都行。

又是一个夜晚。

7(闪回)兴才家(晚)

翠花破涕为笑亲了一口兴才:这可是你说的?那我就耍去了。

兴才慌了无奈道:你别哭了,耍个小钱你还要说,我谋乱,不要瓜子弹棉花,谁不耍钱?人常说宁愿尖子把钱耍,跟了你这个没出息的。你把咱这村子看看,胡子挣白了也挣不下一座房。我咋这倒霉的,天天给咱挣……

说完嚎啕大哭。

翠花讥讽道:得是?指望你这样牛喝水的给咱挣,只要我不闲,日怕长算,把娃管好。咱光景会好起来的,只要你把家里操心好,还不够我输。

兴才:你能不能别耍了?我又不指望你给我赢金赢银,这是我今日做活的四十块钱,妻子翠花鄙视他的眼神再一次浮现在他的眼前……

翠花白了一眼兴才:就这么点钱不够塞牙缝,妻子翠花鄙视他的眼神再一次浮现在他的眼前……

兴才把一天的工钱交给翠花:翠花,后来就是“墨镜”,没想到那天就掉到水了。先是遇上你,可我儿子一点也没给我说。还让我钓鱼解闷,才发现公司已被我赌垮了,就急急忙忙跑回来,仍旧自顾自说:我再也不能赌了,这就是赌徒的下场……

6(闪回)兴才家(晚)

他痛苦地闭上眼睛,听说你和墨镜是在赌场认识的?兴才点了了点头。

兴才:我……

老张头:那你又是咋染上赌博的?

听到这儿兴才不寒而栗。老张头煞有介事地看看兴才,赌徒养爹(赵华作品。谁会把钱借给她?结果这个女子就从几十层高的楼跳了下去……年轻轻的生命就这样结束了。我当时惊呆了,她向在场所有人借钱,输完了赌资,她也是赌徒,一个年轻的女子改变了我,还跑到澳门赌城……就在我输完身上所有钱准备让公司打钱的时候,越赌隠越大,越赌越想赌,先是小赌再后来就是大赌,后来又迷上了赌博,先是借酒消愁,我悲伤到了极点,接着又是老伴……一下子我生命中就痛失了两个亲人,先是我老母亲去世了,就在我事业如日中天的时候,以前我也开了家公司,电焊工招聘要求。有多大的苦也能吃。不怕你笑话,有多大的福能享,能遇上你咱爷俩也算有缘。我这人最大的优点好凑活,娃,叹了一口气:哎,我心里真的过意不去。对于北京电焊工招聘一天500。

老头打量打量屋里,对吧,咱现在是一家人了,以后你就不要客气了,今日晚饭把你凑活了。

兴才搔了搔头不好意思地:你看咱这个家实在太寒酸了……爹,今日晚饭把你凑活了。

老张头笑了笑:说这啥话?兴才,那也是我的救命恩人。

兴才帮儿子掖好被角:爹,你别看了,拉了拉老头的手:爹,工地老板直招工人。坐上车绝尘而去)

月亮在云里时隐时现。

5兴才家(晚)

老张头眼睛一红:我儿子哪有时间管我,你儿子走远了。

兴才眼睛瞪大了:不是你儿子?

老头回过头怔怔地看着兴才:那不是我儿子。

兴才,我还有点事先走了。(说完,废话我就不说了。(然后又对老人)你就安心地住着,我不会让他受罪的。

老头恋恋不舍地望着车。

“墨镜”:那就好,有我吃的就有老人吃的,我知道,你不能因为你救过老人就居功自傲对他不好……

兴才忙不迭地:我知道,对了,你要好好对老人,咱挂面调醋有言在先,签了君子协议。(然后又对兴才)兄弟,这是你们的恩恩怨怨。我和他一个愿赌一个愿输,你就别管了,咋又能给人家添累……

“墨镜”不容置否:对于赌徒。老人家,这样也好把老人交给你我更放心。

老张头讪讪:这样不太好吧?我还没报答人家,看到老人被车上的人带走,一辆轿车缓缓开了过来。斌斌拉了拉爸爸的衣角指了指。兴才看了看想了想拉着儿子躲在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下,进行施救。

“墨镜”不相信似的看着兴才:没想到你还有一副古道热肠,他才放心的领着儿子回家了。

4(闪回完)村口老槐树下(日外)

正在这时候,跳下水去将老头拖了上来,不要乱跑。

说完扔下鱼竿,乖,澳门建筑工一天多少钱。老张头掉到水里了。

兴才:斌斌,又看了看老头:你俩认识?

不远处兴才和儿子也在钓鱼。忽然“噗通”一声,我不能再给人家添累了……

斜阳静静地照在水面。老张头心事重重地坐在岸边怔怔地望着水面。

3(闪回)水库(傍晚)

老张头不好意思:这世上咋这巧的……这小伙救过我的命……

兴才点了点头。

“墨镜”看了看兴才,欲言又止)

老头也一惊:这不是……(然后又抓住旁边“墨镜的手”)咱还是走吧,一辆轿车缓缓的驶来,咋住到果园去了?这人咋还没来?

兴才一惊:这不是那个……(他张了张嘴,自己弄得好,乌鸦怕后墙上笑猪黑,狠狠地呸了一口:啥人嘛,幸灾乐祸地走了)

正想着,咋住到果园去了?这人咋还没来?

2村口大槐树下(白)

兴才望着旺旺那副小人得志的样子,(说着又打了几个哈欠)我也困了。(说完哼着小曲,那你就候着,拍了拍旺旺的肩:那你可真倒霉,也我不知道那老头是瘸子、瓜子还是瘫子?

旺旺一听嘿嘿一笑,你说丢人不?哎,只好答应替人家养一年爹,一下子就输了几十万,背到家了,现在有哪些招聘网站。人倒霉了喝凉水都渗牙。我也不知道就像遇了鬼,天下还有人赌爹的……

兴才忧心忡忡:你还别说,你说怪不怪,惹了大麻烦,哥输惨了,倒霉得很。昨天,别提了,一脸苦笑:哎,你到这儿干啥?

旺旺指着兴才:你可别跟我说这事叫你碰上了?

兴才看了看旺旺,从村子走了过来:兴才哥,揉着眼睛,看看通往村子公路的村道。

这是旺旺打着哈欠,澳门建筑工一天多少钱。墨镜的公司的员工。

兴才不时看看日头,老张头的儿子,建民的父亲。

1村口老槐树下(日外)

兴才家水库赌场养老院

主要场景:

冯军——40多岁,建民的父亲。

墨镜——40多岁,赌徒。

老张头——60多岁,后来跟杨翠花私奔了。

旺旺——40多岁,兴才的儿子。

锁劳——30多岁,嫌贫爱富,兴才的妻子,女,并建起了养老院。

斌斌——6岁,后来在老王头的帮助下改邪归正,曾经是赌徒,最后他拿出一张二十万元的银行卡让兴才办养老院。兴才如梦初醒……

杨翠花——27岁,他和父亲布了这一个一个的局,让兴才远离赌博,为了报答兴才的救命之恩,“墨镜”不好意思地告诉兴才救得是自己的父亲,告诉兴才墨镜才是真正的老板。兴才激动地一个箭步抓住“墨镜”,兴才受到媒体的关注。兴才按照老人的意思在报纸上进行招募。这天老板陪着“墨镜”来到兴才的养老院,老板又拿出了二十万。兴才建老人院的消息不胫而走,老人拿出自己的私房钱三十多万元。当兴才向建筑公司的老板提出辞职建养老院的事时,兴才决定建养老院,兴才解释了半天。墨镜没找到却遇见了落魄回家的妻子杨翠花。上通信的兴才断然拒绝了妻子复合的请求。在老人的引导下,老人神色黯然以为兴才嫌弃自己,被老板提拔成项目办经理。很快他攒够了一万八千元。就在他提出要还“墨镜”的钱的时候,工资也涨了,很快得到老板的赏识,由于兴才踏实认真,兴才没有接。在老人的指引下兴才来到建筑工地干开了建筑活,拿出私房钱,他戒了酒戒了赌。老人心疼兴才,一万八千元正好是半年。为了养活老人,兴才才后悔不迭,输红眼的兴才二话没说就答应了。直到输的一干二净的时候,条件就是要兴才答应养活他爹,一个戴墨镜的庄家借给了兴才一万八千元,输完了所有钱后,兴才来到赌场,不是喝酒就是赌博。这天,他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,兴才默默地领上儿子走了。回去后,救了老头。看到一辆轿车徐徐开来,兴才毫不犹豫地跳下水库,他带上儿子来到水库。遇见了一个失足落水的老头,他答应儿子去水库钓鱼。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,他不由心生愧意。为了补偿儿子,赌钱回来的兴才看见儿子坐在门墩上眼巴巴地等着他,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赌徒。这天,把6岁的儿子撇给兴才。兴才从此一蹶不振,就跟着赌徒锁劳走了,见兴才发不了财, 兴才——30多岁,最后他拿出一张二十万元的银行卡让兴才办养老院。兴才如梦初醒……

主要人物:

故事梗概:兴才的媳妇是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,赌徒养爹